娱乐新闻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《白鹿原》:田小娥出身书香,却成了泡枣的药炉,被迫走上不归路
发布日期:2020-07-07 0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《白鹿原》中,田小娥是个悲剧色彩极为浓厚的角色。她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出身,生于书香门第之家,也算是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。只是因为嫁错了夫门,被种种不公正的待遇和生活,逐渐逼上了一条不归路,最终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牺牲品。

田小娥是渭北地区的田家什字村人,她的父亲是一位饱读诗书的落榜秀才。

田秀才跟白鹿原上的教书先生徐秀才差不多,也是一位把书给读死了的书呆子,村民们给他起了一个非常形象的外号叫“啃书虫”。田秀才早年凭着丰富的学识,考中秀才之后便再没有了精进,数次参加举人考试都落了榜。不过,田秀才倒是很有毅力,也非常的勤奋,即使落榜在家也没有停止继续攻读,大有一股不中举人誓不休的劲头。

田小娥出生于这样的家庭之中,自然也沾染了不少书香气息,再加上天生丽质的外貌和凹凸有致的身材,也是渭北地区小有名气的大美女。

在媒人的撮合下,田小娥嫁给了将军寨的郭举人为妾。而正是这看似门当户对的婚姻,却成了她悲剧的开始。

郭举人六十多岁,凭着殷实的家底和粗略的拳脚功夫,在清末的科举考试中得了个武举人的头衔。田小娥嫁到郭家之后,名义上是偏房妾室,实际上,她在郭家的地位跟一只猪狗差不多。相对而言,还不如郭举人饲养的一棚骡子。这些骡子最起码还专门有人照顾,时不时的还能出去放放风,撒撒野。而田小娥自从进到郭家之后,连出外放风的自由都没有。

田小娥在郭家,操持着洗衣做饭,扫院掸灰的基本工作,身边连个使唤丫头都没有,所有的事都得亲力亲为,每天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郭家的几个长工,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时间只有自己一个人呆着。她在郭家的活动范围非常有限,只有一间住房和厨房,洗衣服的时候可以在院子里面游荡一会儿。她嫁到郭家连个串门的资格都没有,这样的地位可想而知能低成什么样。

此外,田小娥还负责了一件难以启齿的工作,那就是郭举人养生的药炉。

每天晚上临睡前,田小娥会在大房正妻的监督下,将三颗红枣塞进身体。第二天早上取出来之后,大房会安排丫环取回给郭举人滋补身体,郭举人每天这样吃三颗枣。

郭家的大房正妻非常霸道,时刻不离地陪在郭举人的身边。她给郭举人安排了一张严格的生活表,只有每月逢一的三天,郭举人才能到田小娥的房中去潇洒一回。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,郭举人在田小娥房中沐浴春风的时候,只有一次机会。有时候郭举人一次之后不尽兴,想梅开二度的时候,就会遭到大房毫不留情的催促和顶撞。

有趣的是,郭举人似乎还真得有点怕大房。只要她的窗外吼一嗓子,郭举人乖乖地提裤子走人。每月除了这三次机会之外,田小娥几乎都见不到郭举人,有时候即使见了面,他也是跟大房腻在一起,两个人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试想,在郭家享受这样的待遇,别说是田小娥,换了谁估计都会跟她走同样的路。

田小娥为了反抗在郭家受到的这种猪狗一般的待遇,在每天晚上大房走了之后,会把郭举人吃的三颗大枣扔到尿盆里面泡一晚上。后来,田小娥又借故勾引在郭家做长工的黑娃。这既是对郭举人的一种报复行为,也是作为一个正常女人释放欲望的途径。

二人的私情被撞破后,田小娥给一纸休书送回了家,黑娃也在离开郭家的路上差一点遇害。大难不死的黑娃,千方百计找到了田家的地址之后,将田小娥带回了白鹿村。然而,到了白鹿村的田小娥依然没有摆脱悲剧的命运……

参考书籍:《白鹿原》

Power by DedeCms